英格兰7月8日在伦敦温布利主场,经过120分钟苦战以2比1险胜丹麦,历史性地首次闯入欧洲杯决赛,他们四天之后将在这块场地与意大利上演巅峰对决。

凯恩是当今身价最高的中锋,也是最全面的,他不仅是一架“射门机器”,而且回撤接应为队友做球的能力也超强。不过,前者毕竟是其“正业”,后者不过是“副业”,当凯恩不务正业之时,英格兰的麻烦就来了。

翻看此役前70分钟凯恩的活动区域图,会发现他在禁区内的足迹一片空白,几乎仅在对方禁区弧之外至中线之间的区域活动,也就是说英格兰的王牌射手远离对方球门,放弃了自己的正业。

上一场比赛之前,英格兰名宿加斯科因就曾批评索斯盖特的这一战术设计。加斯科因认为,凯恩必须顶在最前面。结果,上一场凯恩顶到最前面,梅开二度,没想到仅过一场,索斯盖图就故态复萌了,凯恩又回撤。

上半时,英格兰虽然占据了60.9%的控球率,但场上的势却在丹麦一边,因为其阵型前压,中场的兵力就相应增加,就有了7次成功抢断,比英格兰多5次,这为其打反击创造了有利条件。

凯恩的“副业”其实也很棒,斯特林在禁区内与对方门将一对一,就来自凯恩传的球。萨卡在第39分钟突破下底传中,造对方中卫克亚尔送出“乌龙球”,替英格兰将比分扳平,也源自凯恩的直塞。

上半时英格兰最好的两次破门良机,都与凯恩有直接关联。可见,凯恩回撤还是有所得的,但这毕竟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由于凯恩基本是在禁区外活动,斯特林杀入禁区的次数也不多,杀入禁区相对多的反倒是前腰芒特,可是这样位置颠倒,谁给凯恩传球呢?

英格兰的阵型因凯恩的位置靠后而整体靠后,后腰菲利普斯威胁极大,后插上不见踪影,左后卫卢克·肖强势助攻也消失,对丹麦的压力就大减。

此役的转折点出现在第69分钟——格拉利什替下萨卡,斯特林移至右路,将左路交给格拉利什,将凯恩顶到禁区内,成为全队真正的箭头。

凯恩回归“正业”的效果可谓立竿见影。不久,凯恩就在禁区内得球被对方放倒,虽然主裁判未吹罚点球,但威胁有了。

对方禁区内有了凯恩这个点,其中场队友的传球选择增多,对方也不敢大胆上抢,于是英格兰的阵型整体前推,终于对丹麦形成压制。

不过,索斯盖特战至70分钟才做出改变,的确有点晚,而且解决问题不够彻底。毕竟斯特林到右路后习惯性内切突破,格拉利什也不走外线,多是带球右移,这实际上是将对方的防守往禁区中间赶,压缩了凯恩的活动空间。

所幸,索斯盖特在第95分钟拿出了最后一块拼图——以福登替下芒特,将格拉利什移到前腰位置,福登沿右边进攻,左边的斯特林也从外线突破下底,凯恩在中路的压力得以减轻,这使得英格兰的进攻终于步入正轨、满盘皆活。

此役,英格兰表现不佳,索斯盖特的用人和战术设计毛病不少,发现问题慢,解决也不彻底。(更多新闻资讯,请关注羊城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