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热的欧洲杯来了,因为版权问题,平时通过各种视频软件看球赛的中国球迷们,这下子不得不统一回归到央视体育频道。垄断,再一次在足球领域上演。

然而,在欧洲杯开赛前几天,著名球星、前英格兰国家队队长欧文的一个“小动作”却有可能将球赛转播的垄断打破。

6月7日,在男足国家队与哈萨克斯坦队进行友谊赛的当天,迈克尔.欧文作为嘉宾在活动中用国内最大的手机视频直播平台映客直播,跟中国的球迷们进行互动。

看似平常的一次视频直播,却让手机视频直播与足球发生了微妙的联系。这背后牵涉的,不仅仅是球迷哪里看球的问题,还有可能是上百亿人民币的大生意。

设想一下,如果是欧文带着手机坐在英格兰国家队的比赛现场,给大家带来一场欧洲杯映客直播秀,球迷们会不会买账呢?当然,欧文首先要学会流利的中文才行。

每次世界高水平足球大赛,全球收看电视转播的观众都会达到惊人的天文数字。据官方统计,仅2013年的欧冠决赛,就有超过200个国家的3.6亿观众收看了比赛,收视率全球第一。

据国内媒体报道,近日毕马威旗下负责足球业务的分析和咨询团队,发布了一项研究数据:2014-15赛季,参加欧冠的俱乐部从获益近10亿欧元(约合74亿元人民币)。而其中有相当一部分就来自电视转播的收益分成。

另据新华社消息记载,国际足联曾经通过出售2010年南非世界杯赛的电视转播权,就获得27亿美元的收入。

一个层面是在手机上看网络电视直播。节目仍来源于官方信号源,例如在手机上可以看央视转播的比赛,也可以看乐视体育或者PPTV转播的比赛。除解说人不同,赛事画面来源于同一信号源,球迷看到的比赛实况完全相同。

另一个层面,是通过手机视频直播软件看赛事直播。以映客直播为例,打开映客直播APP,你也许会看到很多球迷在现场从自己的视角用手机摄像头为你直播比赛。虽然没有电视里的多角度切换,没有高空航拍,也没有慢镜头回放,但是你得到的是亲临现场的感觉。现场观众的独特视角,会让看直播的人感觉什么是LIVE。

特别是借助映客直播推出的连麦功能,可以实现几个主播同时报道一场比赛的“盛况”,几个人的小团队能做到以往传统媒体几十人才能协作完成的赛事直播。而在现场的映客主播有可能是你的同学、朋友、家人,更有可能是娱乐明星、政界大咖等等。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手机视频直播,更像是用户的“千里眼”。体育迷们看比赛,有不同的个性视角,甚至还可以跟着映客主播在比赛间隙参观球场,或者与其他现场球迷进行交流互动。

映客主播的“画风”几乎不受传统电视转播对主持人的各项要求和限制,可以按照自己的定位和粉丝喜好来突出自己的个性。观众们也可以告别“弹幕”“发短信”那样简单的互动方式,不仅可以评价主播,还能在映客上随时赠送可以兑换现金的小礼物打赏。

当官方的信号源不再成为观众们的唯一选择,现在的“比赛+手机直播=钱”的模式,会让更多草根们受益。

作为目前中国最大的视频直播平台,映客已经拥有了数十万主播,活跃用户已经过亿。在映客平台的主播,可以拼颜值、可以拼才华、可以拼创意,总之圈粉能力与吸金能力成正比例。据了解,映客直播平台上的明星主播们,月收入已经在几万和几十万之间不等。

“互联网给予了每个人展示自我和实现价值的机会,一台带摄像头的智能手机,就可以让用户跟全世界连接。”映客CEO奉佑生谈网红经济时,认为映客直播的平台属性,可以实现类似“互联网+”的效应:任何人、形式、内容都可以通过直播,来重新定义自己,做到“映客+”。

而映客直播也在不断优化内容的质量。刚刚结束的600万人寻找马东“污”事件,就在确立映客独有的颠覆自然流直播的内容运作模式。

谈到直播的内容,对于球迷们来说,想听郭德纲解说一段国足比赛,变得越来越有可能。而对于草根主播们来说,你的家乡话、你的智慧与幽默、你的无厘头或许都是今后为你增值的法宝。

这一点已经在国内火热的、动辄身价过百万的游戏主播身上们得到了验证,相信同样拥有海量群众基础的足球赛事直播,不会埋没草根们的实力。

从草根手机直播体育赛事的角度来看,这背后的逻辑可以借鉴科幻小说《三体》里的经典词汇——“降维打击”,或者也可以借鉴互联网大咖们言商业模式必谈的“去中心化”。映客直播上的草根主播们,也许有机会让爱好变成职业,成为让传统电视台、网络电视台和国际足联这些“中心”都感到尴尬的那个专业“搅局者”。

从历史上看,利益既得者不会轻易答应别人从他们嘴里夺肉。如果真的有一天,球迷现场看球被禁止携带手机,那该怎么办?

猜测一下,映客直播会选择先购买转播权,再把内容开放给主播,让“比赛+电视转播+映客主播=钱”成为新的体育产业运营模式吗?或许,迈克尔.欧文可以尝试一下,如果他真的学好汉语的话。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