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年之后,人们可能会忘记这届欧洲杯冠军得主,但永远不会忘记这一幕:小组赛第一轮,格拉斯哥汉普顿公园球场,一位名气平平的东欧前锋球员首次登上欧洲杯赛场。在比赛进行到第51分钟时,他在距离对方球门还有45米的位置左脚送出一道长长长长的弧线,将皮球送进苏格兰球门。这一球创造了欧洲杯历史,震撼了全世界球迷。

位于中欧的捷克,在千年历史长河中融合了各种欧洲文化,最早定居于此的凯尔特人其为“Boii”(古凯尔特语意为“勇士”),它还有一个更为人熟知的名称——波西米亚、以及这片土地上诞生过的文艺名人如卡夫卡、米兰·昆德拉、德沃夏克等。

波西米亚在欧洲历史上并不太受关注,却经常扮演重要角色,它在中欧这块被列强包夹的地域中数次跌倒又爬起,不断轮回:

自10世纪以来,波西米亚便一直被各种势力轮番统治、又不断向命运发起挑战,多次重新复国,直至一战后奥匈帝国解体,才建立了独立、统一的国家。如果算上席卷欧洲的二战及随后的冷战,这片土地在90年代才迎来了稳定的发展。

千年磨难锻造出不甘平庸、敢于挑战不可能的精神,并被注入这支捷克足球队,并在绿茵场上被发扬光大。

自从内德维德、巴罗什等一众老球迷们所熟悉的球星淡出视野后,这支年轻的捷克队堪称最为“平民化”的代表,似乎并没有大众能叫出名来的顶级球星。

但在6月28日凌晨结束的欧洲杯八分之一决赛中,捷克队对阵小组赛三战全胜风头无两的荷兰队时,看不出丝毫怯懦,以出色的整体战术2:0爆冷击败夺冠热门之一的荷兰队。而希克在79分钟的那个进球彻底断送了荷兰人翻盘的希望,成功晋级八强。

这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年轻人还创造了本届欧洲杯两大名场面——敢在对手围逼之下半场吊射,创造欧洲杯最远进球记录;更敢于在面对上届世界杯亚军克罗地亚时全力肉搏,制造点球机会后浴血破门。

著名的历史学家霍布斯鲍姆曾说,足球这个最全球化的运动也同时最具有国家性。当足球被冠以国家队的形式时,这颗黑白相间的球体成为了荣誉的载体。

历史上的捷克队(含前捷克斯洛伐克队)曾两次获得世界杯亚军,过去四十年来,他们在1976年欧洲杯决赛点球大战淘汰德国队夺得欧洲杯冠军、2004年进入欧洲杯四强,表现惊艳。甚至,本世纪初的捷克足球“黄金一代”,更与同是来自捷克的《鼹鼠的故事》、《布拉格广场》等一起构成了一代中国人的美好回忆。

就是这样一支传承了“敢为”、胸怀“冠军之心”的年轻捷克队,在去年正式牵手了来自中国的TCL,因为在这个品牌身上,他们也看到了自己的“身影”。

TCL东欧市场经理Easton Kim在接受观察者网采访时提到,足球在捷克是一项非常受欢迎的运动,捷克足球曾经辉煌,也曾经历过黯淡。但每当很多人认为捷克足球队倒地不起的时候,他们总会一次又一次重新飞翔起来,向所有人展示东欧铁骑的斗志;也只有同样敢为的品牌,才会在市场上被捷克人民所接受,和他们产生共鸣。

“‘Why we can’t?’,在面对各种逆境和挑战时,捷克人常常会这样自问一句,这种‘敢为’的精神,我认为是TCL和捷克足球最相似的一点。”Easton这么说到。

在团队努力下,2019年11月20日,TCL在布拉格宣布将成为捷克国家足球队顶级合作伙伴。2020年1月1日起,TCL徽标将在所有捷克足球国家队的比赛中出现。

“永恒轮回是一种神秘的想法,尼采曾用它让不少哲学家陷入窘境:想想吧,有朝一日。一切都将以我们经历过的方式再现,而且这种反复还将无限重复下去!”

6月29日,观看了西班牙对阵克罗地亚、法国对阵瑞士的球迷一定对这句谶言有着充分的理解。可对于捷克队与TCL来说,他们的故事能让我们更加理解,轮回起伏之中,我们能如何挑战和改变逆境?

2004年,以内德维德、巴罗什等“黄金一代”领衔的捷克队打入当年欧洲杯四强,创造了自1976年以来最佳战绩。22岁的巴罗什在那届欧洲杯上以5个进球夺得最佳射手,也创造了国家队内的欧洲杯进球记录。

这一年,与巴罗什“同龄”的TCL并购法国最大国企、全球第四大消费电子巨头汤姆逊彩电业务,“高调”加速布局欧洲市场,一跃成为全球最大电视生产商。这一事件曾被媒体定义为“中国企业首次在主要产业领域经济规模位居世界第一,对中国企业的崛起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2006年6月22日,捷克在世界杯小组赛败给当年冠军意大利而提前出局。当内德维德在赛后长跪不起时,那无助的眼神让每一个球迷心碎……因为我们知道,那是铁人最后一次穿上捷克球衣奔跑在绿荫场上,那届黄金一代将离我们远去。

同一时间,TCL也正在经历一场空前的困难:国际并购产生的“副作用”远超之前预计的可控范围,欧洲业务发生巨额亏损。在捷克队世界杯出局8天前,TCL创始人、董事长李东生写下《鹰的重生》,号召大家“重建信心,自我进化”,“蜕变是痛苦的,但我们必须要经历这场历练,像鹰的蜕变一样,重新开启我们新的生命周期……”

一年后的2007年,TCL决定直面阵痛重组欧洲业务的同时,捷克队也开始着它的蜕变:那年,一位11岁捷克少年加入了布拉格斯巴达球队,这名少年就是帕特里克·希克。

目前,年仅25岁的希克在射手榜上以4粒进球与本泽马、拉什福德并列第二,与排名第一的C罗仅差一球,但葡萄牙、法国、瑞典都离开了本届欧洲杯的赛场,而年轻的希克与捷克队依然前行。

同样地,TCL在经历了一系列改革后,绝地重生,继续在全球化道路上坚实前行,越走越稳、越走越广,同时更往产业链上游发展,在半导体显示等核心技术领域实现全球领先。

2020年,TCL在全球电视市场的份额提升至10.7%,稳居全球前三,欧洲市场销量同比增长66%,TCL华星的电视面板月出货量曾一度达到全球第一。

TCL与捷克足球队,这两个不同群体的“轮回”历程和轨迹似乎趋于重合,各种机缘巧合也让我们也很决断到底是TCL选择了捷克队,还是捷克队选择了TCL。那句“Why we can’t”成为了这次牵手的最好注解。

目前,捷克是中东欧地区最重要的消费电子市场之一,且增长潜力巨大。2019年刚进入捷克市场,TCL就顺理成章地把它的挑战目标瞄准头部高端品牌三星、LG、索尼,事实上,它们都是TCL在全球市场的老对手了。

过去,中国品牌出海的市场打法通常是先抓住大众市场,以量取胜,逐渐蚕食市场份额后,再找机会进入高端市场。而现在的TCL已经与二十年前刚出海时大不相同,它有信心、也有实力,敢于随时在全球任何一个市场直接向对手的核心护城河领域发起挑战,快速杀入销量和口碑的前列。

捷克市场就是TCL“全球化+本土化”中一个极好的例子。产品上,TCL直接上市和主推目前最高端、高科技的Mini LED智屏;品牌上,通过足球、属于年轻人的“周五音乐会”、直播秀等,树立起有质感、没距离感的形象。

通过极具挑战性的营销战术,进入捷克短短一年多,TCL在当地市场覆盖率就达到90%。“两年前刚进来的时候,我们是‘no one(无名者)’,当时连捷克均价400欧元的Android TV都很难卖。现在我们不仅卖2000欧的高端Mini LED电视,还卖得很好,当地消费者都挺想来一台。”Easton说,“我们在一些捷克线下商场店中店(Shop in shop)里取代了索尼的位置,成功入驻,TCL的全新产品在本地Mini LED电视销量中排名第一。”

早在2001年,TCL就曾收购德国施耐德电子,以本地化运营提升竞争优势。2004年并购法国汤姆逊彩电业务和阿尔卡特手机业务之后,进一步建立起完善而深入的本地化销售体系和供应链体系。包括在中东欧,距捷克边境仅300多公里的波兰境内,TCL拥有自己的制造基地和专研人工智能算法及大数据的欧洲研发中心。

“TCL 波兰工厂毗邻德国汉堡和波兰格但斯克两大重要港口,电视下线后,一天就能达到法兰克福和巴黎,3天之内就能送达大多数欧洲国家。” TCL波兰工厂相关负责人曾在采访中说到。

曾经的“并购包袱”,被一次次果敢的变革创新转化沉淀为坚实的“全球化+本地化”基础,为TCL在全球市场带来其他中国企业无可比拟的供应链优势,让这家来自中国的企业更有底气在一些中小国家,也能以更“亲民”更深入的营销模式“润物细无声”,和当地用户玩到一起。

于是,这个已在国内积累了极高口碑的中国品牌就这样“美妙地”和中东欧消费者、和捷克足球队相遇了。

两段神似的轮回经历,初次相遇,便完美契合。当焕发新生的TCL和年轻的捷克队携手之时,王者归来的新时刻到了!曾得过冠军,就要永远胸怀冠军的心,去挑战环境、挑战自我、挑战对手。这次,我们期待年轻的捷克队传承前辈们敢拼的体育精神,向更高处发起挑战,也期待以TCL为代表的中国科技企业,继续传承40年来的敢为精神,深度融入全球生态,趟出一条更难但更宽的路,在全球市场挑战和科技竞争中打开新范式。

7月4日0:00,东欧铁骑再出击,下一站,将是捷克队与丹麦队“钢铁与童话”的较量,我们一起期待。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